泸沽湖之行

567
作者:文  / ICU    魏丽丽
文章附图

7月31日清晨7时30分,我们一行九人踏上旅行之路,从邛崃出发,驱车前往美丽的泸沽湖。一路上的我们心情非常的愉悦,每个人心里都充满期待------希望能尽快到达目的地,与向往的、美丽的泸沽湖相遇。

(一)在路上

在路上,大家开心的有说有笑,心情格外舒畅。车窗外沿线的各种自然风景美丽辽无边迹,开始是郁郁葱葱的青山,云和雾缠绕在一起,太阳出来后,山间的云雾慢慢散开,留下像哈达一样的白云飘在山顶,背景——蔚蓝的天空,后面是越来越高大的山峰与天相连,山上有的被稀疏的灌木丛覆盖,有的只有稀稀拉拉的草,裸露的山崖可以清晰的看见一层层岩石。

眼前的蓝天白云、青山、小溪,让每个人都有些许兴奋,大家都在祈祷,明天泸沽湖的天气一定要晴朗起来。宽阔的雅西高速,很快到达西昌巿西木站后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蜿蜒的山路,尤其到达盐源县城之前,要翻过二座大山,全是“之“字路,我们坐在车后面,就像个不倒翁一样晃动。

看着一路的路标,离泸沽湖越来越近了,长时间坐车的辛苦,此时此刻被心中的喜悦淹没。路边挂满果实的核桃树,长满青苹果或者红苹果的苹果树,都让我们很开心。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就到泸沽湖了,可惜天公不作美,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还越下越大,大家都开始担心明天的天气。晚上19点30分我们到达泸沽湖景区入口,虽然天上下着零星小雨,大家还是非常的高兴。历经十二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到达了——泸沽湖。

(二)泸沽湖之夜

进入景区入口,我们继续驱车前往泸沽湖镇,大家越来越兴奋。此时,车窗外的视野变得开阔起来,暮色中的泸沽湖渐入眼帘,大家的情绪又一次沸腾起来,忍不住停下车来拍照留影。雨已经停了,天边还有些亮光,天空还有几大团乌云,和着湖边的灯光,倒影如画,美不胜收。虽不是传说中的蓝天白云、蓝蓝的湖水,大家已经觉得不枉此行。

找好住宿,已经快晚上九点钟了,大家都饥肠辘辘。一位摩梭族老乡邀请我们去他家吃饭,我们当然不能错过这个了解摩梭族特色的机会。进入主人待客的屋子——祖母屋,我们看见正对门的墙上张贴着毛主席的画像,旁边还有一张菩萨神像,正下方是一个四边用木板围起来的火塘,整个火塘距离地面有六、七十厘米高吧,上面架着一直径约八十厘米的大铁锅。进门的左边是用木板铺炕头距离地面大概十厘米,环周一圈地,中间放着一张茶几,围绕茶几的木板和左上角木板铺的要高些,和火盆持平,上面放着许多被子、毯子,这大概是摩梭族老乡晚上睡觉得地方吧!

室内的灯光很暗,大家围着火塘坐下,看着摩梭族的老乡给我们准备晚餐。火塘里升起了火,大家围绕火塘坐下,烤起火来,很快室内烟雾弥漫,但每个人心情确非同平常。自然的想起了邛崃闷热的感受,而在这里,刚刚下过雨,室外冷飕飕的,烤火还挺合适。女主人先把家藏的肥腊肉片放进锅里翻炒,之后加入片好的泸沽湖鱼,翻炒后加入清水,转眼间乳白色的汤汁伴随着雪白的鱼片就在锅里翻滚。这样煮能好吃吗?大家都在议论纷纷,这时女主人端来调好的一大碗蘸水,看起来还不错,有红、有绿,闻起阵阵清香。大家尽管充满疑问,但是太饿了,拿起碗放上蘸水,蘸着锅里的鱼吃了起来。味道还真不错的,生态的湖鱼很鲜,加用鱼汤煮出的野菜也很清香。大家一致认为,这蘸水才是“画龙点睛”之笔。

大家吃的很饱,累了一天。而眼前,夜幕下的泸沽湖灯光闪闪,湖水相依,水天一色,小船在湖中荡漾,虽然让大家很兴奋,但还是觉得先休息,明天再好好欣赏。

(三)沽湖一日游

清晨,七点大家都按时起床来,外面的天正在放晴,太阳正从乌云里挣扎着探出头来,站在住处阳台上可以看见湖边的山上有明媚的阳光,山顶飘浮着雪白的白云。大家看到了希望,美景就在眼前,都在为太阳升起加油----可千万要出来啊。

早晨的计划,驱车环湖一周,边走边看。我本以为湖水很深,其实湖边可以踩水,并且清澈见底,只是湖水有些清凉。云雾散开,天空越发晴朗,太阳晒的人皮肤很痛(紫外线太强了),但没有阳光的地方却清凉怡人,甚至有点凉。所以在这里,你会看见穿棉背心的人,也会看见穿长袖的人,这些大多是摩梭族老乡,也有穿短袖短裤的人,大多是我们这样的观光客。我们还看见有的游客在湖里游泳。此时蓝蓝的天空倒映着湖水,湖水看起来是一种醉人的蓝。在这样的水里游泳,是何等的惬意啊!

驱车沿湖而行,平坦的泊油路,一边是湖,一边是山,我贪婪的看着窗外变幻的风景,突然一座灰色的悬崖躲在白云后面映入眼帘。我很激动,突然明白那些藏民朝拜山的心情。我拿起手机拍下照片,可惜再看照片,已没有看到的神圣与巍峨。此山———格姆女神山,此后路上我一次次回望那座山,感觉那里会是离天最近的地方,离湛蓝的天最近的地方。要是能上去一览众山小该多好啊!

忘了说一句,泸沽湖的一半在四川省,一半在云南省,不经意间我们到了云南,泸沽湖由两部分组成,亮海和草海。我们从亮海出发,边走边看,前往草海。经过情人滩时,我们下车踩水拍照,太阳照在湖水上,蓝蓝的湖水波光粼粼,这或许就是她称为亮海的原因吧。

中午十二点左右,我们到达草海,远远望去,整个山谷都长满各种绿色的草。我们坐上长长的木船前往草海中央,水面浮着菱角,随手可摘,老乡说再过两月才能采摘。水路两边长着叶子像水稻一样的草,再往前走,可以看见大片灰绿的芦苇,嫩绿的菖蒲,没有叶子的光棍草,这个“光棍草”是摩梭族老乡告诉我们的。还有些花花草草夹杂其中,我并不能叫上名来。盘根错节的草根厚厚的浮在水面,形成草垫,摩梭族老乡带我们在上面光脚行走,踩在上面软软的,人随着湖水的荡漾像在水上飘,忽上忽下。我们感受着草海的神奇,同时也不忘留下这些美景在手机里。

下一站就是走婚桥,具说这是摩梭族年青人相亲的地方,这座位于草海之上的木桥,是当地的一大特色,桥头两边摆放着各种民族饰品和特色小吃。

离开走婚桥再往前走就回到了景区入口,再前行又回到了泸沽湖镇,在镇上吃完中午饭,我们打算前往格姆女神山。已经绕湖一周了,并没有发现还有其他景区入口。问了当地老乡,说是就在前面,大家虽然纳闷,但还是继续前行。

我们边走边问,总算找到了女神山景区入口,抬头一看,标识太小了,真的不好找,这竟是那座让我多次回望的神山!站在山脚下仰望这座巍峨的女神山,没有了初见的激动,只有对她的崇拜。女神山的山体大部分是绿色,峰顶的悬崖部分呈灰色。乘索道缓缓爬上峰顶,亮海的全貌尽收眼底。站在女神山上眺望泸沽湖,阳光明媚,草海隐藏在群山之后,并不能看见,但亮海此时呈现出之前不一样的蓝,远远望去有深蓝,浅蓝,湛蓝……最远处是绵延的大山,阳光下也呈现不同颜色,湖边的青山,再远些的藏蓝色的山,还有灰色的石山。

乘着索道我没能如愿站在山顶,因为索道的终点——女神洞,正是在山崖顶之下,上面是不能上去的。站在女神洞口,已经足以一览众山小了,我也算知足了。这是一座石灰岩溶洞,洞深约200米,神奇的是女神洞位于山巅之上。洞口附近可见高大的树木,有一棵半边树,看起来有些年纪了。树上住着一大群猴子,猴妈妈还抱着小猴子在向我们张望。

乘索道下山时,已经是太阳西斜时分,我们计划再去坐船湖上游玩一番。我们一行五人乘船前往湖中小岛,此时的湖水变成了青绿色,清澈的湖水让人忍不住想去摸摸她。清凉的湖水在指间穿行,感觉很舒服。

一天的泸沽湖之游结束了,看到这么美丽的山水,大家一致认为,要好好保护这里的生态环境,让我们的子孙后代都能享受这美丽的泸沽湖。大家也自觉的把旅途中的垃圾拿袋子装好丢进垃圾桶。

(四)归途

三天的旅游结束了,回家的心情是愉快的,行程虽然仓促,但大家都很满足,至少老天很给面子,让我们见到了泸沽湖最美丽时刻。一路都是似曾相识的风景,每到一处,我们知道离喧闹的城市,繁忙的工作越来越近了,离那让我们忘却了生活的苦与累的泸沽湖越来越远了…………。

再见了,美丽的泸沽湖!

(五)后记

从泸沽湖回来后,我还回味在美景中,当我写下这些文字,仿佛又游玩了一次泸沽湖。于是我特意上网了解了一下摩梭族,内容大致如下:

走婚即走访婚,是摩梭文化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是外界较多宣传和关注的;走婚的形式"男不娶女不嫁",男女终身都住在自己的母系家庭里,是由男子走婚来维持男女双方性关系而实现种族延续的一种特殊形式,男方晚上到女方,次晨归回自己家中,双方都不是对方家庭的成员,有走婚关系的男女被俗称为"阿肖"或称"肖波","阿肖",就是有性关系的亲密情侣,由于摩梭无文字,只能用汉字的"阿肖"称谓,但也不能确切表达"色色"的意思;有的书上称为"阿注",是不确切的,那只用于一般朋友之间的称呼;走婚并非杂乱无章,更不是乱婚,群婚制,要遵循一定的原则:有亲戚血缘关系的严禁走婚;不能同时结交多个阿肖;男女双方有好感就可走婚;感情破裂标志走婚关系的结束;若女方有小孩走婚关系就稳定下来。无论哪一种婚姻,它们的核心一样:基于男女自愿,感情为基础,是一种男女在性选择上平等的反映。传统摩梭人在长辈姐妹兄弟前、火塘边谈有关性的一切话题都是害羞的;走婚纯属个人私事,有走婚关系的男女只在夜间相聚,白天装作不知此事。

还有,我们五十五个少数民族里,是没有摩梭族的,云南宁蒗等地的摩梭归为纳西族,而居住在四川盐源、木里、盐边等地摩梭归为蒙古族。


文章分类: 护士心声
分享到: